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邪教組織如何利用音樂控制人的思想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16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考特尼·史密斯 九月(譯)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核心提示:2018年8月,國際潮流資訊網Refinery29在其特別設立的“邪教星期五”頻道,發表了音樂研究專家考特尼·史密斯(Courtney E. Smith)的文章,以統一教派為例,就邪教利用音樂影響信徒,導致教會成員無法批判性地思考問題,也無法處理自己內在情緒進行探討。

  中國邪教“全能神”同樣熱衷利用音樂對成員進行催眠式洗腦。在該組織內部,為了對信徒進行洗腦,加強控制,小組“聚會”時,專門設置“吟唱”環節——把“教義”放在流行歌曲中,教給信徒唱,比如,剽竊了歌曲《Superstar》、《編花籃》、《我為祖國獻石油》等歌曲,改編成《神已來到神已作王》、《實際神來了真是好》、《不能辜負神心意》。因為光有自圓其說的理論邏輯還未必能征服人,還必須將其理論落實到人們的日常生活起居之中,從而達到良好的“洗腦”效果。唱信神歌曲可以在信徒的大腦中形成一個興奮中心,天天刺激它,使它強化到足以誘導其他現實社會意識處于抑制狀態的程度。

  音樂是一個強大的工具,可以激發強烈的,通常是愉悅的感覺。當聽到音樂時,我們的大腦會根據不同的音樂產生不同的化學反應。想想人類使用音樂的方式:我們設置播放列表,制作特定的旋律和節奏,在生活中或是體育鍛煉時播放這些音樂;商店播放音樂,為了讓顧客在店里花更多的錢,餐館播放優雅的音樂來增加它的格調。但音樂對人的操控力也有消極的一面:我們聽到悲傷的音樂會感到很沮喪、很失落,恐怖電影里往往通過小和弦引起的音效在我們的大腦營造一種原始的恐懼感。美國中央情報局也已經將音樂武器化,用來折磨在押人員。

  邪教頭目利用音樂的負面作用來影響他們的信徒。科琳·羅素(Colleen Russell)是一名婚姻和家庭問題的注冊治療師,也是邪教康復和教育方面的專家,羅素解釋說:“邪教組織用吟唱來讓焦慮的信徒放松心情,集中精力,在這種情況下,音樂就被邪教組織給利用了,因為讓信徒們誦經主要是為了歌頌邪教頭目的形象……比如,當邪教成員們感到沮喪、前途渺茫之際,他們就被要求歌唱圣歌,如果他們在邪教組織中陷入困境時也一樣,這就導致他們無法批判性地思考問題,也無法處理自己的情緒。一個人能辯證、獨立地思考問題是一項重要的生活技能,但現在,經過音樂“熏陶”,每當他們想到他們的領袖時就會產生一種愉悅感,認為領袖是無所不能的。

  邪教頭目以隔絕自己組織的追隨者和讓他們對自己極度忠誠而聞名,邪教頭目會利用集體歌舞給追隨者帶來情感上的歸屬感,并將其作為一種精神控制的形式。在邪教組織中,在宗教儀式過程中使用音樂是很常見的,目的是將情感和心理上的注意力引向特定的意識形態或人,這種形式十分危險,因為它重新連接了你大腦的工作方式,進一步將你與邪教之外的世界隔絕開來。

  音樂心理學家、專業鋼琴家瑪麗娜·柯薩科娃-克瑞恩(Marina Korsakova-Kreyn)表示:“音樂確實激活了我們的生理反饋系統,另外,還有食物、性、藥物和金錢。但食物、性、藥物這些東西對我們很重要,是因為我們的身體有明確需求,這點科學上可以解釋得通。但要解釋為什么像音樂這樣的非必需品能給我們帶來生理上的反應,這一點目前很難說明。”

  麗莎·科恩(Lisa Kohn)是回憶錄《加入又脫離韓國“統一教會”:受影響的童年》的作者,她回憶稱,自己的母親在她10歲時把她帶進了這個充滿音樂的教會。對統一教會的人來說,他們都能演唱美國和韓國的宗教音樂,這是培養組織成員統一意識的常規儀式中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從《發膠》原聲帶到披頭士樂隊,她的嬉皮父母之前給她聽的搖滾音樂在統一教會里都被禁止,但統一教會的成員們也會唱一些民歌。

  科恩表示:“我們會唱改編過的民謠,就像《飄在風中》改成了‘我的朋友,答案在人們心中’。他們會對流行音樂做改編,比如,他們選了吉米·巴菲特的一首歌,換了原本的歌詞,讓它唱起來更有感染力,更像上帝之歌,更像救世主之歌。”

  統一教會邪教組織最為世人所詬病的就是該教派的包辦婚姻,以及教會頭目文鮮明對其女性成員的性控制。文鮮明被認為是彌賽亞(救世主)的回歸,要求他的成員都要給教會上繳十一稅,這可能相當于他們一輩子的積蓄。文鮮明也發現了音樂對世人的影響,在90年代,他就成立了環球芭蕾舞基金會,由他的一個女兒擔任首席芭蕾舞演員,同時,文鮮明也是紐約交響樂團的主要贊助商。

  柯薩科娃-克瑞恩認為,音樂讓我們沉浸在情感的虛擬現實中。“音樂讓我們顫抖,讓我們熱血沸騰,興奮無比,它會改變我們的荷爾蒙構成。音樂影響我們的血壓、心率、呼吸等生理體征,音樂能讓我們哭泣。我們可以在聽音樂的時候迷失在時空里,而關于我們的大腦是如何處理音樂的,很多細節我們還無法了解,包括為什么音樂能干預我們的情緒。”

  對科恩來說,世俗的搖滾音樂幫助科恩逃離了統一教會。她說:“最后是歌手布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把我帶出了統一教會,這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她想要離開統一教會已有多年,在此過程中,經歷了嚴重的飲食失調,沉迷于毒品,發現自己處在一個虐待關系中,幾乎就快要了結自己的生命。但她在最痛苦的時候,是邪教組織外的、世俗的搖滾音樂幫助她脫離苦海,脫離了從大約17歲到20歲出頭那段高度混亂的時光。

  在音樂夏令營里,科恩開始演奏《出埃及記》。她會吹單簧管和鋼琴,她相信父親在她初中畢業的間隔年把她送到音樂夏令營是為了讓她遠離教會。“我和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成為了朋友,這在統一教會是有罪的。我寫信告訴媽媽,作為統一教會成員,她十分生氣,告訴我要么離開他們,要么改變他們的信仰”。

  羅素解釋說,這是一種常見的現象,“通常當人們走出邪教,便開始探索他們喜歡什么。對科恩來說,正是世俗的搖滾樂給她打開通往了外部世界的大門。”

  科恩最終做出了遠離統一教會的決定,她在紐約史岱文森高中讀高三,畢業后又去康奈爾大學就讀。科恩說,“重新發現流行音樂并去現場參加音樂會是我重新覺醒的一部分”。搖滾樂的魅力完全不同于邪教音樂,這幫助她擺脫了邪教的困境,對科恩而言,意義重大。“我一直在思索,統一教會用教會音樂讓我一步一步深陷邪教,但搖滾音樂又給予我力量,讓我擺脫邪教。”科恩說:“搖滾音樂的歌詞中寫到,‘電扇雷鳴之時,請把車窗打開,讓風吹你的頭發’,這讓我從統一教會一走了之,發現邪教組織外面的一個嶄新世界。”

  原文網址:https://www.refinery29.com/en-us/2018/08/206497/cult-music-mind-control-brainwash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龙王捕鱼龙王炮怎么打